顶部通栏.png

关闭
搜索
|

365.png

现场直击 | 关成华:北京师范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首都科技发展研究院院长
来源: 商业品牌网 ·  作者: 云现场 ·  2023-06-15

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已成为全球共识。自我国提出 2030 年碳达峰、2060 年碳中和的“双碳”目标之后,越来越多的组织和企业开始积极探索绿色发展新路径,加强科技创新,主动作为,在坚持生态优先中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作出应有贡献。

2023 年 6 月 15 日,由数央网、数央公益联合国内众多大众及财经媒体共同主办的 2023 第二届国际绿色零碳节暨 2023ESG 领袖峰会将在北京举行,活动主题为:迈向碳中和之路。

国际绿色零碳节是碳中和与 ESG 领域的焦点活动,活动旨在构建多元、开放的交流与合作平台,展示双碳战略目标下的实践成果,探寻绿色发展新模式与双碳目标实现路径,不断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通过科技创新与数字化赋能,助力经济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共创绿色零碳未来。

现场直击 | 关成华:北京师范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首都科技发展研究院院长

以下是北京师范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首都科技发展研究院院长关成华在国际绿色零碳节暨2023ESG领袖峰会上的精彩致辞,由云现场整理。

尊敬的各位来宾,很高兴有机会参与今天的活动做一点简单的分享,我给大家看这两个人物,最近这两个人物在中国被热议,一个是马斯克,一个是黄仁勋,这两个人到了中国以后就有一个问题,关老师,你认为这两个人谁更厉害,谁是真的英雄?我帮助深圳做论坛,他们的领导明确讲今年能不能把他们两位至少请一位来做一个演讲,这两个人引起我另外一个思考,他们俩谁是真的英雄,真的英雄一定是推动发生革命性事件的人,究竟在我们今天所处的世界里,这样革命性事件发生了吗,或者发生了在各自领域做了事情,这是一个评判标准。

第二个引发另外一个问题,我个人一直有一个观点,有一些地方也能得到呼应,我一直认为从工业革命有人讲四次、五次,我认为还是在二次工业革命到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阶段,你可以说三次工业革命的发动,真正来临的时间节点还没有到来,这两张图,从一次工业革命以后看到了,二次工业革命以后逐渐上升的,人均或者地球人能源消费量不管结构是怎么样,一直是上升的曲线,并且这个曲线一直往上走。另外一个全球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随着能源利用的增加,富裕和繁荣的到来导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要继续增加,一直在增加,今天我们讲的碳中和,双碳目标的实现,是能源消耗量是要继续上升的,但是二氧化碳排放量要下降甚至要断崖式下降,这里就导致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如何才能在能源领域里有一场比较巨大突破性的革命,能够解决这边上升,这边下降的问题,那也就是说我判断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真正高光时刻不是ChatGPT或者是相关的公司,一定是在能源和动力领域里有一场巨大的突破,我列举三次工业革命的图表,我们想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还在酝酿、发动过程中,它的到来必然有这样的一个标志。

不仅仅要解决能源载体的问题、动力的问题,而且还要解决一次工业革命以来我们对地球对环境造成的破坏问题,这个问题在经济学里也是有一个解读的,今天时间也比较晚了,我愿意和大家稍微讲点大家都知道的小故事,工业革命或者是经济发展造成对环境的危害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有一次觉醒,一个标志性人物,美国科幻女作家的出现《寂静的春天》这本书出现引起大家对环境的重视。

接下来有一个跨学科的工作组,他们做了一个工作,是在罗马俱乐部之下,是麻省理工的一个教授带着年轻的跨学科和跨国的团队做了一个报告《增长的极限》,如果我们按照现在的方式发展下去,人口、资源问题,最后我们就不可以再走下去了,到最后一年一百年,上世纪七十年代人类补可能用这样的方式发展下去,我记得我是1986年上大学,我在大学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书籍,那时候主要还是发展的问题。因为有这样的观点,对环境问题的反思,环境问题纳入宏观经济学观察的视野,从鼻祖或者是先驱人物我们都讲庇古,有一个著名的庇古税,另外还有研究环境经济学的,他们认为环境问题不用大惊小怪,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整个排放和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就会下降,经济学观察环境学的第一个阶段,并没有得到比较好的解决。

第二个阶段有一个事件,2021年他们才得到了诺奖,夏锅淑郎和克劳斯,气温上升2度就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国家和组织迅速采取行动,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了创新经济学的思考,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了气候经济学的压力,这个事情就变的更加严重,在这个领域也有著名的波特假说,他认为解决经济问题,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解决经济问题会增加企业的负担,对利益造成伤害,对经济增长造成伤害,他通过他的实证研究,合适的规制或者是严格的环境规制导致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又增强企业的盈利能力,在竞争中取得优势,不仅是在一国之中或者是全球范围内都可以做到通过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取得发展优势,这就是著名的波特假说,运用的比较好。

围绕这样的问题,最近我看国内翻译了一本书,绿色经济学,也许应该叫其他的名字,他讲的比较泛,不仅仅是经济学的概念,2018年经济学家2018年诺奖得者经济学家是诺德豪斯,他讲创新是很难的事情,尤其是绿色创新更难,有环境的外部性,一个是创新的外部性,那就导致难度很大,事实也说明这个问题,我们要通过科技创新、绿色创新解决实现低碳发展的目标,绿色创新是非常难的,这个是看全球的专利数据,这个数到目前又有所回升,但是总体上是不太好的。

中国的情况比较好,中国的情况好是与我们双碳目标,生态文明指导是有关系的,我们看这一个视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回到黄仁勋怎么回应这个问题,我今天讲的问题,我们科技的发展所谓的工业革命并没有到来,主要是在能源技术领域和动力领域还缺少动力性重大突破和发现,在经济学视野里,我们只有通过创新来实现绿色发展,实现低碳目标,而这个目标绿色创新是非常难的一个事情,他有双重外部性约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一个就是要解决绿色创新和成果的共享,像马斯克当然这是一个思路,特别是在国际间建立共享机制。

另外一个就需要在政策创新领域有比较大的突破,这就是我带给大家的一点东西,谢谢大家。

绿色.jpg

品牌推广

微信图片_20230922155520.jpg

品牌推广

财经峰会.jpg

品牌推广

ab6b4cd3961517dcbd39161275e91a07.png

品牌展播查询

品牌展播查询.png

微信小商店

微信小商店

微信视频号

视频号